卑南主山资讯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太平天国降将:两顿饭局诛杀5位王爷,4位大将,4万太平军

  2019 岩岩说史

  1859年,北王韦昌辉弟弟右军主将韦俊被洪秀全、陈玉成、杨辅清等逼上了绝路,陈、杨公然挑起“池州兵变”,封锁长江,不让韦俊渡江投靠李秀成,韦俊只好投降清朝,这是第一位叛投清朝的太平军高级将领。相对于韦俊,安徽籍太平军降将程学启则地位低很多,但影响力、破坏性却非常大,先是坑了英王陈玉成,后则害苦了忠王李秀成。程学启叛投清军后,用两顿饭局诛杀5位王爷,4位大将,以及4万太平军,堪称叛徒中之战斗机。程学启如此残暴,连上司李鸿章都看不下去,说他“君亦为降将,何故如此”。

  

  程学启,安徽桐城人,身材矮小,面貌漆黑,却十分凶狠好斗。太平军横扫皖省期间,程学启带着一帮兄弟投靠太平军,隶属叶芸来部。叶芸来镇守安庆时,觉得程学启是员虎将,每逢战斗都敢第一个先上,从不畏惧枪林弹雨。为此,叶芸来便将自己小姨子高氏嫁给程,以此拉拢之。1861年3月,程学启觉得安庆陷落乃迟早之事,为了个人前途计,他决定叛头曾国葆,该换门庭。9月,程学启献上“穴地攻城”之计,用炸药爆破北门,而后率部从炮眼杀入,给自己姐夫叶芸来背后刺去冰冷之一枪。由于叛投湘军时叶芸来诛杀程学启家室,程为了泄愤而大开杀戮,疯狂屠杀城内太平军,昔日之友谊化为灰烬。如此之人,堪称残忍。

  

  拿下安庆后,程学启深得九帅曾国荃信任,官运亨通,还能自建“开字营”,麾下兵马3000余人。1862年4月,李鸿章组建淮军,共四营,部下6000余人,准备远征上海、江苏。考虑到学生李鸿章兵马不足,且毫无战斗经验,曾国藩将十多营湘军拨给李,其中就包括程学启“开字营”。起初,程学启不愿追随李鸿章,认为去上海大战李秀成是死路一条,后经好友孙云锦劝说,“自身乃是皖人,不能见容于湘人为主的湘军。且又是反正之人,留于湘军中必受歧视。”于是决定加入李鸿章集团,“吾辈皖人,于湘军终难自立。大丈夫当别成一队,岂可俯仰因人。”当时,李鸿章没啥军事经验,带兵打仗一窍不通,前期领兵作战几乎都是程学启之功劳。因此,李鸿章对其信任有加,令其为先锋大将,地位远高于郭松林、刘铭传、潘鼎新、吴长庆、张树珊等。

  

  来到上海后,程学启奋勇拼杀,屡屡击败谭绍光、陈炳文部太平军,连戈登“洋枪队”都夸他能战斗。1863年,程学启连破太仓、昆山,率主力直奔苏州,摧毁太平军城外各营垒,从东、南、北三面围攻城池;西面则截断粮道,试图困死守军。此时,淮军各部3万余人,兵强马壮,可苏州是李秀成大本营,岂能说破旧破;程学启奋战一个月,依然无法接近城池,所部死伤却不少。如此打下去,就算攻破苏州,淮军也会死伤惨重,大伤元气。为此,程学启决定诱降早有反意的纳王郜永宽、康王汪安钧、比王伍贵文、宁王周文佳,天将汪有为、范起发、汪怀武、张大洲等四王四天将。为了表示招降诚意,程学启“折箭发誓”,用个人信誉担保八人生命安全;英国人戈登也做担保,八人尽管放心归降,不会让李鸿章谋害你们。

  有了戈登、程学启担保,郜永宽等八人很高兴,心想马上就能做清朝大官,二品总兵、从二品副将等“实职”就要到手了,心里美滋滋的。当然,程学启也不是没条件,他希望能得到谭绍光首级,谁让这位“老广西”拒不投降呢?谭绍光首级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做大官,慕王就是“投名状”,是敲门砖。1863年11月底,早已察觉八大将准备叛变的慕王谭绍光决定设宴款待,希望趁此机会拉拉感情,让他们回心转意。谭绍光之所以如此,不是幼稚举动,而是无奈之举,苏州城内八大将兵马最多,武力解决行不通,否则立刻就废了他们。郜永宽等八人来到慕王府应酬时,随身枪支、匕首,以防不测。酒过三巡,谭绍光不点名批评八大将,说部分人有降意,意志力不坚定。此时,八人做贼心虚,汪安钧从位置上一跃而起,拿出匕首,捅向谭绍光腹部,其余七人一拥而上,砍掉慕王首级。

  

  拿着慕王首级,郜永宽等八人高高兴来到清军大营,向李鸿章邀功请赏,希望他兑现诺言。程学启看出李鸿章之痛苦,因为李不可能兑现得了,指定总兵、副将何地任、何种职,而且是“实名”,这岂不是开玩笑吗。要知道,清朝对有功之人都是玩“记名”(候选),毕竟“实职”数量有限,李那里来的“实职”呢?此外,郜永宽等八人并未将苏州全部献出,只给两座城门,其余六门依然掌握在太平军之手,投降诚意不足。为此,程学启献策,希望借助“酒席”干掉八人,李鸿章起初犹豫不决,可程学启态度坚决,于是同意这么干。八人应邀赴约,李鸿章酒过三巡,借故出去拿“官服”给大伙试穿。可惜,八人衣服还没穿好,直接被砍掉脑袋,一命呜呼。接着,程学启亲自操刀屠杀苏州城内4万太平军,十分血腥残暴,以致李鸿章都看不下去了,直言:“君亦降人也,奈何遽至于此”,颇有怨言。

  

  程学启如此凶狠,李鸿章是又爱又恨,可战事需要,依然让他当前锋。1864年2月,程学启带敢死队冲向嘉兴城,被太平军一炮击中,脑浆迸裂而死。甲午战争惨败后,李鸿章恨淮军不成钢,怀念程学启,不禁叹道:“程方中若在,何忧劲敌为!”如此彪悍之人,不死于抗击侵略者战场,有点可惜。对此,各位又是如何看待?

  1859年,北王韦昌辉弟弟右军主将韦俊被洪秀全、陈玉成、杨辅清等逼上了绝路,陈、杨公然挑起“池州兵变”,封锁长江,不让韦俊渡江投靠李秀成,韦俊只好投降清朝,这是第一位叛投清朝的太平军高级将领。相对于韦俊,安徽籍太平军降将程学启则地位低很多,但影响力、破坏性却非常大,先是坑了英王陈玉成,后则害苦了忠王李秀成。程学启叛投清军后,用两顿饭局诛杀5位王爷,4位大将,以及4万太平军,堪称叛徒中之战斗机。程学启如此残暴,连上司李鸿章都看不下去,说他“君亦为降将,何故如此”。

  

  程学启,安徽桐城人,身材矮小,面貌漆黑,却十分凶狠好斗。太平军横扫皖省期间,程学启带着一帮兄弟投靠太平军,隶属叶芸来部。叶芸来镇守安庆时,觉得程学启是员虎将,每逢战斗都敢第一个先上,从不畏惧枪林弹雨。为此,叶芸来便将自己小姨子高氏嫁给程,以此拉拢之。1861年3月,程学启觉得安庆陷落乃迟早之事,为了个人前途计,他决定叛头曾国葆,该换门庭。9月,程学启献上“穴地攻城”之计,用炸药爆破北门,而后率部从炮眼杀入,给自己姐夫叶芸来背后刺去冰冷之一枪。由于叛投湘军时叶芸来诛杀程学启家室,程为了泄愤而大开杀戮,疯狂屠杀城内太平军,昔日之友谊化为灰烬。如此之人,堪称残忍。

  

  拿下安庆后,程学启深得九帅曾国荃信任,官运亨通,还能自建“开字营”,麾下兵马3000余人。1862年4月,李鸿章组建淮军,共四营,部下6000余人,准备远征上海、江苏。考虑到学生李鸿章兵马不足,且毫无战斗经验,曾国藩将十多营湘军拨给李,其中就包括程学启“开字营”。起初,程学启不愿追随李鸿章,认为去上海大战李秀成是死路一条,后经好友孙云锦劝说,“自身乃是皖人,不能见容于湘人为主的湘军。且又是反正之人,留于湘军中必受歧视。”于是决定加入李鸿章集团,“吾辈皖人,于湘军终难自立。大丈夫当别成一队,岂可俯仰因人。”当时,李鸿章没啥军事经验,带兵打仗一窍不通,前期领兵作战几乎都是程学启之功劳。因此,李鸿章对其信任有加,令其为先锋大将,地位远高于郭松林、刘铭传、潘鼎新、吴长庆、张树珊等。

  

  来到上海后,程学启奋勇拼杀,屡屡击败谭绍光、陈炳文部太平军,连戈登“洋枪队”都夸他能战斗。1863年,程学启连破太仓、昆山,率主力直奔苏州,摧毁太平军城外各营垒,从东、南、北三面围攻城池;西面则截断粮道,试图困死守军。此时,淮军各部3万余人,兵强马壮,可苏州是李秀成大本营,岂能说破旧破;程学启奋战一个月,依然无法接近城池,所部死伤却不少。如此打下去,就算攻破苏州,淮军也会死伤惨重,大伤元气。为此,程学启决定诱降早有反意的纳王郜永宽、康王汪安钧、比王伍贵文、宁王周文佳,天将汪有为、范起发、汪怀武、张大洲等四王四天将。为了表示招降诚意,程学启“折箭发誓”,用个人信誉担保八人生命安全;英国人戈登也做担保,八人尽管放心归降,不会让李鸿章谋害你们。

  有了戈登、程学启担保,郜永宽等八人很高兴,心想马上就能做清朝大官,二品总兵、从二品副将等“实职”就要到手了,心里美滋滋的。当然,程学启也不是没条件,他希望能得到谭绍光首级,谁让这位“老广西”拒不投降呢?谭绍光首级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做大官,慕王就是“投名状”,是敲门砖。1863年11月底,早已察觉八大将准备叛变的慕王谭绍光决定设宴款待,希望趁此机会拉拉感情,让他们回心转意。谭绍光之所以如此,不是幼稚举动,而是无奈之举,苏州城内八大将兵马最多,武力解决行不通,否则立刻就废了他们。郜永宽等八人来到慕王府应酬时,随身枪支、匕首,以防不测。酒过三巡,谭绍光不点名批评八大将,说部分人有降意,意志力不坚定。此时,八人做贼心虚,汪安钧从位置上一跃而起,拿出匕首,捅向谭绍光腹部,其余七人一拥而上,砍掉慕王首级。

  

  拿着慕王首级,郜永宽等八人高高兴来到清军大营,向李鸿章邀功请赏,希望他兑现诺言。程学启看出李鸿章之痛苦,因为李不可能兑现得了,指定总兵、副将何地任、何种职,而且是“实名”,这岂不是开玩笑吗。要知道,清朝对有功之人都是玩“记名”(候选),毕竟“实职”数量有限,李那里来的“实职”呢?此外,郜永宽等八人并未将苏州全部献出,只给两座城门,其余六门依然掌握在太平军之手,投降诚意不足。为此,程学启献策,希望借助“酒席”干掉八人,李鸿章起初犹豫不决,可程学启态度坚决,于是同意这么干。八人应邀赴约,李鸿章酒过三巡,借故出去拿“官服”给大伙试穿。可惜,八人衣服还没穿好,直接被砍掉脑袋,一命呜呼。接着,程学启亲自操刀屠杀苏州城内4万太平军,十分血腥残暴,以致李鸿章都看不下去了,直言:“君亦降人也,奈何遽至于此”,颇有怨言。

  

  程学启如此凶狠,李鸿章是又爱又恨,可战事需要,依然让他当前锋。1864年2月,程学启带敢死队冲向嘉兴城,被太平军一炮击中,脑浆迸裂而死。甲午战争惨败后,李鸿章恨淮军不成钢,怀念程学启,不禁叹道:“程方中若在,何忧劲敌为!”如此彪悍之人,不死于抗击侵略者战场,有点可惜。对此,各位又是如何看待?

达到当天最大量

澳门葡京国际赌场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