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南主山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张洹:从行为艺术到藏传佛教

资料来源:《纽约时报》(2013年9月22日)

达明安赫斯特曾用钻石填充头骨。村上隆曾经在画布上画了一个骷髅的卡通版本。但当艺术家张欢创作类似的图像时,他画的是油画,每幅画都有自己的优点。不久前的一天,他正坐在自己的上海工作室里,忙着为周五在切尔西佩斯画廊开幕的新展览“罂粟田”做准备,周围有几十个西藏死亡面具。

“罂粟田”是艺术家的新方向。他的工作室非常像一个工厂,有100多名助手制作巨大的青铜佛像,从寺庙收集的香灰中绘画,制作刻有文化大革命场景的门,不锈钢熊猫和长毛绒牛和马,还有一次拍摄了甘地的歌剧。他的想法是在不考虑连续性的情况下制造任何他想象的东西。

"西方大师在成熟之前总是坚持一种风格。我和他们不同。我总是在变,”张欢在翻译的帮助下通过网络电话接受采访时说。“我不断摆脱旧的,欢迎新的,但这些变化背后有一个线索,那就是我的DNA。”

他最近的变化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大的变化:他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对颜色极其敏感的油画家,而他以前的作品大多是黑色、白色和灰色的。新系列的《罂粟田》与之前的作品有很大不同,比如2007年在亚洲协会回顾展上展出的《》,那是他回到中国两年后,在纽约生活了近十年。

在这幅新画中,画布的表面覆盖着数百个模仿西藏面具的头骨,这些头骨看起来像笑脸,有着抬起的眼睛和柴郡猫式的笑容。从远处看,画布变成了模糊的颜色,从一定距离看是白色、粉色和蓝色,从另一个距离看是黑色、红色和金色。然而,从附近的角度看,你可以看到人群中的每一张脸,就像从外太空聚焦在拥挤的体育场上。张欢说:“这些画表现了今生幸福的幻觉,恐惧和孤独的幻觉,以及来世幸福的幻觉。”。

当被问及照片中明亮的颜色时,他说:“如果你的幻觉中没有颜色,那就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Pace画廊的创始人艾恩格里姆彻回忆起两年前与张欢的一次对话。当张欢说他在创作油画时,“我认为油画对他来说太传统了,”格里姆舍说,“但他告诉我,‘我的油画将会不同于任何其他油画。" "

这几乎和2006年格里姆第一次去张欢的上海工作室是一样的,这让他非常震惊。当时,张欢最着名的作品是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本能行为艺术,先是在北京东村的波西米亚飞地,然后在几个美国博物馆(他的另一个更着名的作品是在公共厕所里一动不动地坐了10个小时,在他身上涂抹鱼油和蜂蜜,让苍蝇聚集在他身上)。

格里姆斯彻对张欢的生产线规模感到震惊,工作室里堆满了雕塑、绘画和装置。这一次,他震惊地发现,这位艺术家几乎完全在没有助手的帮助下完成了这些新作品。

艺术家说在创作每一幅油画之前,张欢用电脑制作了一幅画,并计划了每个面具的位置。通过使用这种方法,他使这些画看起来非常自然。

佛教和死亡仪式是张欢永恒的主题。八年前他被任命为和尚。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政府禁止宗教信仰,而出生于1965年的张欢(音译)记得曾看到她的祖母去寺庙在佛像前烧香。成年后,他定期去寺庙。1998年移居纽约后,他每个周末都去皇后区的达摩鼓山和德高望重的圣颜一起学习。后来,他向位于纽约州肯特市的庄妍寺捐赠了一些由贝聿铭设计的佛像。

在2007年亚洲协会回顾展“变化中的国家”的目录文章中,博物馆馆长梅丽莎邱写道:“张欢过去15年的作品反映了艺术家对艺术声音的追求,先是在北京,然后在纽约,最后在上海。”

她指出张欢“越来越重视中国的材料,在祖国的符号、故事和材料的共同记忆中找到了极好的灵感”。然而,他对藏传佛教的信仰使他区别于其他艺术家。藏传佛教是中国当代艺术中一个罕见的主题。

2005年的西藏之旅不可逆转地改变了张欢的思想和艺术创作。“在拉萨的一天,我凌晨4点起床去大昭寺,西藏最大的寺庙。张欢说:“我看见男男女女排了好几英里的队。”。他说他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惊讶。朝圣者慢慢走向寺庙,在现代和古代传统的明显冲突中行进。“我去过一些世界上最着名的博物馆,但我从未见过如此令人震惊的场景,”他说。

他也见证了西藏的天葬。一个和尚取出了人体的内脏,把肉留给秃鹫吞下,并碾碎了骨头。据说这个过程可以将灵魂从身体中释放出来,从而平静地走向来世。张欢说:“大多数人会觉得毛骨悚然,不忍直视婚礼。”。“但当我观看仪式时,我有一种幸福的幻觉,我感到自由了。”

他说他死后,这个仪式肯定是他最后一次表演的一部分。

当被问及美国人是否能理解他的“罂粟田”画时,张欢说:“如果他们还活着,他们会喜欢的。但如果他们死了,他们会埋葬这些作品。”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