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南主山资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水滴筹风波:公益与商业的边界讨论

水滴引发危机:公益与商业的边界讨论

本报记者吴敏北京报道

11月30日,一段水滴筹集资金推动“扫地”和拉账单的视频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在视频中,在没有核实患者病情和经济状况的情况下,水滴收集和推送人员应用模板,随机填写筹款金额,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一块石头激起千层浪。视频曝光后,不仅网民称自己为“冷血”和“破坏了大家对公益事业的信任”,而且水滴芯片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随后,滴水芯片连续三次发表公开声明回应外界的关注。在向关心的公众道歉的同时,滴筹公司承认存在管理监督不严的问题。12月5日晚,水滴基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沈鹏发表文章向公众致歉,并表示如果下线团队再次管理不善,水滴基金将移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事实上,以滴水基金为代表的在线众筹平台是近年来私人慈善事业的一种新形式。这种“新”体现在它虽然具有公益性质,但本质上是一种商业运作模式。沈鹏还强调,公众对水滴公司和水滴基金有一些误解。水滴基金的核心本质是一个为重病患者提供免费网络个人帮助的工具,而不是一个慈善组织。

那么,如何界定公益、慈善和商业利益的界限就成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上海国际总部金融房地产律师陈表示,营利性组织在做公益事业时,应明确区分公益性和营利性。原则上,以公益方式推广保险没有大问题,但公益支出的细节应该是公开的,如果营利性组织以公益方式盈利,那肯定是不合适的。

左手慈善,右手生意?

这位记者发现,这些当地的推广员被官方称为“筹款顾问”,但在工作时,他们使用一个非常公益的名字“志愿者”。该公司要求这些“志愿者”每月至少有35份绩效订单,每份订单将扣除80元至150元的百分比,每月收入超过1万元,并将被排在绩效列表的最后。因此,泪滴募捐被质疑为公益旗帜下的网上慈善募捐,将公益募捐变成了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

沈鹏说泪珠芯片是网民健康保险意识的一个很好的教育场景。借助泪珠芯片,保险保护的价值和必要性可以被正确地推广,合适的产品可以被推荐和匹配给不同的消费者。简而言之,水滴公司从客户的健康保险业务中获得健康福利和收入。

"在公益实践过程中,给参与者一些小额补贴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如果你支付高薪和佣金,这完全违背了公共福利的目的,也过度消耗了捐赠者。在国外,对公共福利的审查非常严格。律师事务所和审计机构将监督一些公共信托基金的使用。如有问题,将有相应的处罚措施。”陈对说:

至于为什么应该使用“推送”,泪珠芯片被解释为泪珠芯片形成离线服务团队的原因是发现一些互联网使用率低的老年患者不知道当他们处于没钱治病的困境时,可以通过使用泪珠芯片来自救。此外,泪珠提出还向记者《华夏时报》强调,志愿者的“佣金”实际上是公司自己的资金支付给线下服务团队的报酬,而不是来自用户的资金筹集。

关于募集资金的方向,泪珠募集还告诉记者《华夏时报》:“募集人从平台上撤回资金后,平台将继续要求募集人更新患者的后续治疗进展和资金用途,捐赠者的报告渠道将保持开放。此外,该平台也在积极地向c

仍有一些筹资项目尚未完全核实,但已经开始筹资。例如,一个20万元的滴灌筹款项目,声称被诊断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和瘫痪,已经花费了很多钱。到目前为止,筹集的资金都是通过滴水基金筹集的。但是,在了解更多审计信息一栏中,显示患者和患者的身份证、患者的诊断证明、收款人和患者的关系证明以及收款人的银行卡信息正在被验证。

一个互助保险公司的人告诉记者,互助平台的人群特别多。与保险和担保基金不同,互助平台不能覆盖底部。此外,平台信息不透明,成员无法了解盈利和支出情况。因此,监管是非常危险的。

“欺诈性捐赠”犯罪成本低。

事实上,由水滴引发的“虚假捐赠”现象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违法犯罪的成本非常低。

11月6日,北京朝阳法院判决了该国首例由一名寻求帮助的网上个人重病引起的纠纷。法院认定,筹资人莫先生隐瞒了自己的财产和其他社会救济,违反约定用途将资金挪作他用,构成违约。庭审要求莫言全额返还集资款,并支付相应的利息。

陈说有些不符合捐赠条件的人发起了捐赠,筹集了大量的资金。如果此人的目的是贪污,他可能因贪污或欺诈而被起诉,并受到适当惩罚。

该记者还在水滴筹款页面的“赞助商承诺”栏目中看到:“赞助商承诺其提交的文字和图片资料完全真实,没有虚构事实或隐瞒事实。如有虚假,主办方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晔也告诉记者,主动询问或寻找符合条件的患者并不违法。向捐赠公众提供的患者信息是否包含虚假内容是确定虚假捐赠的基本原因。虽然小滴收集向公众提供的患者信息没有虚假,但小滴收集提供的内容是虚构的,足以影响公众是否捐赠的决定,这可能构成欺诈性捐赠。

但现实情况是,即使欺诈性捐赠受到实际打击,也只是法院命令返还所有筹款和相应的利息,而没有采取其他法律措施,因此非法犯罪的成本很低。

朝阳法院望京法院院长王敏指出,虽然网上大病个人追索蓬勃发展,但相关法律规范仍是空白。求助者的信息披露范围不明确,责任不真实,资金的筹集和使用不公开。众筹平台没有明确的准入门槛,平台本身也缺乏第三方监管。

朝阳法院还向民政部和水滴基金发出了司法建议。建议民政部指导和推进平台自有资金和网络集资的单独账户管理,建立和完善第三方托管机制和集资公示制度;同时,建议重大疾病在线求助平台与医疗机构建立联动机制,实现资金双向流动,加强资金监管和使用。

一般来说,民政局是由公益组织负责的。不幸的是,当今年5月德云相声演员群聚活动举行时,民政部公开回应说,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筹款的一部分,也不属于该部法定监管职责的范围。不过,由于该事件影响了慈善领域的秩序标准,民政部将指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不断完善自律机制,以应对公众的关注,同时还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商业模式受到质疑

虽然水滴成立才三年多,

关于泪滴芯片目前的盈利能力,泪滴芯片告诉记者《华夏时报》:“作为水滴的非盈利模块的一部分,泪滴芯片自成立以来一直为筹款用户提供免费服务,也帮助用户以救济基金的形式承担支付渠道的手续费相当长一段时间。”

沈鹏也坦言,虽然泪滴公司仍处于亏损状态,但我们坚持支付公司一定比例的融资资金来支持泪滴融资业务的运营。

那么,泪珠到底能带来什么利润?

据官方的点滴集资信息显示,平台累计集资金额超过200亿元,资金的存放带来一定的利息。同时,滴盘会自动跳转或链接用户进行滴互助或滴保护,引导用户购买商业保险,实现流量实现。

此外,根据水滴互助的官方公开号码,水滴互助将于2019年3月1日开始收取管理费,这是每期共享互助的总和×8%,也是主要的收入来源。

但业内人士认为,互助平台管理费与互助基金的支付有关联,可能会造成道德风险。也就是说,平台获得的报酬越多,平台获得的收入就越多。这种收费方式会导致筹款平台和捐赠者之间的利益冲突,最终损害消费者的权益。

目前,水滴公司(水滴公司所在地)有三个主要的业务线:筹款、互助和保险。水滴保险持有保险经纪许可证,并于2017年5月正式上线。其官方网站显示,截至2019年6月,该平台已与中国60多家知名保险公司建立了深入合作关系,并推出了80多种性价比高的保险产品。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