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南主山资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兰州布鲁氏菌感染续:学生称实验仅做最基础防护

原题:兰州布鲁氏菌感染仍在继续|学生们说:动物实验只能起到基本保护作用

据甘肃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的一名研究生说,他的哥哥今年6月底从动物研究所购买了BALB/C(白化鼠)小鼠,主要用于解剖。由于学生主观上认为老鼠是干净的,所以他们在实验中只戴手套,不戴面具。

据央视报道,12月7日下午,兰州市疾控中心对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以下简称“兽医研究所”)的317名师生进行了检测,其中96人血清检测呈阳性,均为隐性感染。目前,感染者没有典型症状,仍在接受医学观察。对此,兰州肺医院感染科主任周英权表示,经过专家组的联合会诊,仍建议对感染者进行治疗。

12月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走访了兽医研究所宿舍区。该校学生表示,被发现血清阳性的学生属于不同的研究群体和不同的年级,目前没有共性。根据张贴在校园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关于成立疑似布鲁氏菌感染应急处置领导小组的方案》,第一组4名血清检测呈阳性的学生属于口蹄疫防治技术小组,第二组血清检测呈阳性的学生属于兽医纳米材料和应用研究小组。

12月7日,兰空医院感染科。新京报记者 庞礴 摄

12月7日,孔兰医院感染科。根据《新京报》记者庞博的公开信息,兽医研究所成立于1957年,专门从事预防性兽医研究。研究所下属的实验动物中心每年生产各种小鼠、豚鼠、实验兔等动物,并提供给科研机构、大学、医院、制药厂等。出于对兽医研究所实验动物的关注,从12月5日起,兰州大学、甘肃农业大学、兰州理工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医学生和动物医学生开始在兰州军区总医院安宁分院(以下简称“兰州航空医院”)等医院开展布鲁氏菌病检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其他学生血清反应呈阳性。

“隐性感染”不等于布鲁氏菌病

“你现在是隐性感染,不需要治疗。”12月8日,孔兰医院感染科的医生告诉一名兽医研究所的学生。根据学生的检测报告,他在“虎红玻片凝集试验”和“试管凝集试验”中被检测为血清阳性。

医生说测试的两个项目不是学生的布鲁氏菌数量,而是他们血清中的布鲁氏菌S-LPS抗原凝集抗体。在红细胞压积试验中,抗体的存在是阳性的。然而,在SAT测试中,抗体滴度只有在超过1: 100时才是阳性的。

学生的SAT抗体滴度为1: 100。"效价后的值越高,抗体越强."医生说。

在医学上,一个人的血清中含有布鲁氏菌抗体,这意味着他之前已经接触过布鲁氏菌一段时间,是布鲁氏菌的隐性感染。然而,潜伏感染不一定是布鲁氏菌病。据《新京报》记者报道,在这次被诊断为潜伏感染的学生中,有些学生的SAT抗体效价为1: 800,但由于该学生没有布鲁氏菌病应有的临床症状,所以仍然不是布鲁氏菌病患者。

根据2017年发表的第《中华传染病杂志》条,布鲁氏菌病的临床表现包括发热、多汗、关节痛、头痛、疲劳、厌食、肌痛、体重减轻、关节炎、脊椎炎、脑膜炎或局灶性器官受累心内膜炎、肝脾肿大、睾丸炎、附睾炎等。

上述医生说发烧是所有症状中最典型的症状。“一些学生说,他们被检测呈阳性后,感到关节痛和腿痛。我说你是心理因素。如果你没有被检测出阳性,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

医生解释说抗体的存在并不意味着疾病会发生。“事实上,大多数潜伏感染病例不会发生,但需要在医院定期复查。”由

兽研所张贴的公告。新京报记者 庞礴 摄

兽医研究所发布的公告。北京

公共信息显示,布鲁氏菌病通常通过动物尸体、毛发、血液等传播,很少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兽医研究所是兰州许多高校实验动物的来源。根据其官方网站,其实验动物中心每年生产各种小鼠、2000只豚鼠和1000只实验兔。它向其他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医院、制药厂和其他单位提供不同品种、品系和等级的实验动物。

12月5日,在兽医研究所的学生被查出患有布鲁氏菌病隐性感染后,包括甘肃农业大学和兰州大学在内的许多医学院校和动物医学院的学生都去了孔兰医院、兰州疾控中心和兰州大学第一医院进行血液检测。一名护士说,孔兰只有一家医院,当天有133名学生接受了检查。甘肃农业大学的一名研究生告诉《新京报》,“每个学校的情况都不一样。有些学生自己支付费用,有些学校报销费用。”

布鲁氏菌病隐性感染的大规模发现始于实验性小鼠感染的发现。12月7日,几名兽医研究所的学生表示,11月底,口蹄疫防控技术小组发现这些老鼠不能生育,于是他们对老鼠进行了检查,发现了布鲁氏菌病。从那以后,来自不同研究小组的学生出现了布鲁氏菌病隐性感染病例。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兰州许多高校参加动物实验的学生,发现动物实验存在各种安全漏洞。

第一个问题不是购买动物时的隔离和净化。兰州大学的一名学生说,从兽医研究所购买老鼠是由每个研究小组的学生完成的,大三的研究生经常联系兽医研究所。购买后,研究小组不会对小鼠进行病原体检测,而是直接进行实验。

作为回应,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研究员王德华曾经对《布鲁氏菌病诊疗专家共识》说,在购买了一定水平的实验动物后,研究小组通常不会重新检查动物携带的微生物是否符合标准。这一事件提醒人们,“建议研究人员根据购买的实验动物的物种特征,给它们添加隔离链接。”

第二个问题是实验中忽略了保护环节。甘肃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的一名研究生称,今年6月底,他的哥哥从动物研究所购买了BALB/C小鼠,主要用于解剖。由于学生主观上认为老鼠是干净的,所以他们在实验中只戴手套,不戴面具。

兽医研究所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一名学生曾向《中国科学报》提到,当他们认为他们进行的动物实验没有额外风险时,他们有时只穿白大褂和戴手套,并采取最基本的保护措施。

携带此类设备进入实验室不符合原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总局发布的《中国科学报》。对此,武汉大学动物实验中心的副教授李周表示,口罩、头罩以及从帽子到袜子的连体实验服都是实验室必备的设备。此外,实验服的纽扣是双层的,手套必须套在脖子上。

职业病引发的担忧

12月7日上午,兽医研究所的几名学生表示,学校通知潜伏感染的学生入院治疗,“这不是强制性的,但可以由学校出资自愿前往。”

当天下午,《新京报》的记者看到一些学生拿着装满日用品的手提袋去孔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但是一名感染医生劝阻了这个学生。

医生认为没有症状的时候没有必要去医院治疗。"因为医院里还有其他病人,所以有感染其他疾病的风险."这名学生没有住院,而是在老师的陪同下回到了学校。

0663-9

对此,律师郭增忠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些学生与学校没有合同关系,也没有劳动关系,因此不受劳动法和职业病防治法的保护。然而,根据《侵权责任法》和校园管理条例,学校作为科研和教学活动的组织者,对学生负有责任。“但在这次事件中,学生们只是隐性感染,还没有发展成疾病,也就是说,他们的健康实际上并没有受到损害。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不太可能获得补偿。”郭增忠说道。

另一方面,一些学生担心布鲁氏菌病会影响他们未来的职业发展。

由于许多受感染的学生来自兽医专业,他们将来可能会在农场等企业工作。然而,大多数乳品企业在其入境体检中包括布鲁氏菌病测试。如果布鲁氏菌病检测呈阳性,可能很难找到工作。

郭增忠说,如果学生将来因为潜在的感染而限制了他们的职业发展,他们可以向学校提出索赔。然而,我们必须首先证明感染和职业发展限制之间的因果关系,然后确定学校需要承担的责任比例。

新京报记者庞博傅紫阳实习生曹一凡

责任编辑:乔磊华SN098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