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南主山资讯网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特朗普关停无人驾驶委员会 要玩坏美国自动驾驶?

原标题:特朗普关闭无人驾驶委员会,这是在玩坏美国自动驾驶仪吗?

就目前情况而言,自动驾驶技术是城市智能交通的“远水”,而不是“近水”。

温|郑维斌

据美国媒体《The Verge》报道,美国交通运输部最近证实,特朗普政府已经关闭了自动驾驶委员会。该委员会成立于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一年,作为其“工作队”,帮助制定联邦政策,以促进和部署自动化运输。

虽然消息是最近才披露的,但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委员会一直处于休眠状态。最近一次会议是在2017年1月16日,距离特朗普上任仅四天。可以说,自特朗普上任以来,该委员会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这两年是自动驾驶汽车发展的关键时刻。在此期间,传统汽车制造商和其他初创的自动驾驶车队都进行了各种测试和任务。与此同时,许多汽车制造商也为2020年左右的自动驾驶着陆设定了推广时间点,包括谷歌母公司旗下的韦莫(Waymo)、福特(Ford)、宝马(BMW),以及在美国提供在线汽车预订服务的Lyft。

然而,不管资本市场对自动驾驶汽车的发展有多看好,它总是无法在法律和政策层面避开障碍。

▲照片来源:vision china

矛盾的是,特朗普政府对自动驾驶的双重态度

尽管特朗普废除了奥巴马政府下的专业委员会,但特朗普政府在自动驾驶领域的行动并不小,甚至比奥巴马政府下的更开放。

2018年10月,据路透社报道,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表示,它“打算重新考虑其现行安全标准的必要性和适当性”,以使其适用于自动驾驶汽车,包括允许自动驾驶汽车不配备方向盘的规定,以及任何类型的商用机动车的操作者不一定需要是人。

这不同于德国的相关法律和政策。这些更新包含在美国交通部文件《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Transportation: Automated Vehicles 3.0(AV 3.0)》中。

与此同时,所有汽车公司要做的就是证明他们的汽车能够达到与有人驾驶时相同的“安全水平”。这意味着过去需要联邦政府级安全认证的工作也将转移到汽车公司进行自我认证,而不受联邦法规的约束。

此外,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在2019年3月11日表示,美国交通部将在2020年继续努力减少监管壁垒,并开展研究,以便自动驾驶汽车能够在美国国家交通系统中接受安全性测试。

一方面,特朗普忽视了自动驾驶汽车专业咨询委员会的存在,甚至悄悄地废除了它。另一方面,他放弃了政策指导,甚至把安全认证的问题留给了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商。很难想象一个不信任自动驾驶汽车的美国总统。

特朗普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永远不会开自动驾驶汽车.我不相信有些电脑能让我到处跑”和“自动驾驶汽车永远不会工作”。

这种态度与许多美国人目前对自动驾驶的态度非常一致。根据美国汽车协会2019年3月的一项调查,71%的美国人害怕自动驾驶。JD Power在2018年进行的一项调查还发现,42%的受访美国人永远不会乘坐自动驾驶汽车。

主要因素是安全。这也反映在美国联邦一级的立法中。2016年,美国众议院通过了《自动驾驶法案》(自我驱动法案)。然而,由于缺乏安全保护,参议院补充法案第《AV START Act》号未能获得参议院多数支持。美国联邦一级的立法停滞不前。

▲特朗普

自动驾驶时代来临,美国准备好了吗?

2019年3月,为了确保美国的自动驾驶技术继续保持世界领先地位,美国立法者再次采取行动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立法。

但是考虑到美国公众不信任自动驾驶汽车,自动驾驶技术的破坏性太大,这将极大地改变人类的行为和习惯。因此,也许是时候问问美国

首先,自动驾驶技术存在许多障碍和问题。

2012年,谷歌CEO谢尔盖布林的自动驾驶汽车将在五年内成为“普通人”的现实。2016年,优步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Kalanick)表示,他将在4年内摆脱人工驾驶。2017年,宝马董事会成员告诉大会工作人员,公司的口号“终极驾驶机器”将在2020年被淘汰。

然而,到目前为止,无人驾驶汽车的技术路线图仍存在争议,在商业层面上仍缺乏可行的产品形式和型号。

同样,随着自动驾驶汽车的愿景进一步向未来发展提出一个更基本的问题,行业领袖、研究人员和城市居民:自动驾驶汽车真的能让城市变得更好吗?“自动驾驶汽车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感知自动机公司的首席技术官萨姆安东尼说,该公司生产帮助自动驾驶汽车理解人类行为的软件。“但它们也会让城市变得更糟。如果我们不深入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将会释放一系列新的问题。”

杜克大学人类与自主实验室主任米西卡明斯(Missy Cummings)说,无人驾驶汽车的基本硬件还没有准备好应对复杂的城市环境,那里的人类驾驶员每天都在变化。

在很大程度上,一辆好的自动驾驶汽车和一辆完美的自动驾驶汽车之间的差别是巨大的。人类可能低估了驾驶的复杂性。虽然人类可以很容易地观察到其他人并理解他们的行为,但是机器很难模仿。

此外,非完全自主的自动驾驶汽车(低于L5级)通常需要城市的“智能”基础设施来辅助,即实现车路协调。这需要对城市基础设施进行重大改造,包括重新粉刷车道标志和建设低延迟网络。显然,这些工作目前还没有在许多城市实施。

在这种情况下,自动驾驶汽车能改善城市交通吗?可以说,就目前的条件而言,自主驾驶技术是城市智能交通的“远水”,而不是“近水”。

现在开车真的太快了吗?这座城市准备好接受这样一辆快速行驶的自动驾驶汽车了吗?这些都值得深入思考。尽管技术发展迅速,但让自动驾驶汽车以较慢的速度进入城市并不一定是一个好的选择。

郑维斌(北京新闻智慧城市研究所研究员)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