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南主山资讯网
日期归档
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娱乐圈教母养成记:龙丹妮、杜华、杨天真的“殊途同归”

1995年,刚刚毕业的龙丹妮被叫到幕后主持湖南卫视的第一个综艺节目,因为她特立独行的“摇滚青年风格”金发和过于随意的主持风格。她开始了十年的“制作人”生涯。虽然她开创了人才竞争时代,并在幕后实现了这一领域的完美,但谈到她的早期经历时,她看起来仍然“痛苦”。

那时,杜华还是一个14岁的初中女生。她的偶像是林青霞。在林青霞的独家采访中,杜华读到,直到初中时,林青霞在路边被一名星探意外发现,他才在《窗边》出现,走上表演艺术的道路。杜华也幻想有这样的机会。在初中的三年里,她每天在家乡最繁忙的街道上走来走去,希望自己能被发现并成为明星。

杨天珍在1995年还是一个10岁的女孩。直到10年后,作为中国传媒大学导演专业的本科生,她才志愿到当时大陆最权威的代理人王京花,进入橙天娱乐做宣传工作。她的目标是成为一名制片人。作为宣传员进入娱乐圈只是第一步。她需要为自己强烈的表达和自我认同找到一扇窗户。

现在,主持人、明星和制片人这三位曾治女士已经成为娱乐圈造星行业的新教母。他们也找到了一个出口来满足他们“走到前面”的强烈愿望。

今年3月,《我和我的经纪人》,杨天珍以艺术家经纪人的身份出现。许多人大声说,由于她高效的工作作风,她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4月,杜桦派他10岁的儿子参加了《变形记》。这个小男孩成为了镜头前的焦点,而不是曾经徒劳无功的母亲。6月底,龙丹妮以“明星法官”的身份出现在《明日之子3》的舞台上,成为了一个以稳定的准确性看待人的“伟大导师”。

这三位不同年龄和经历的女性已经成为娱乐圈的热门女性经理。在偶像产业东风的帮助下,他们完成了从大工厂螺丝到品牌制造商的转型,走上了“条条大路通同一目的地”的明星之路。

这位23岁的“三个生命”首次出现在龙丹妮综艺节目中,可以追溯到23年前。

1995年,22岁的龙丹妮从浙江传媒学院毕业,正式进入湖南经济电视台。她的第一个项目是策划和主持湖南卫视的第一个综艺节目《幸运3721》。在录制节目的第一阶段时,意气风发的龙丹妮烧掉了一个摇滚青年的金发,坐在观众中。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奖品清单,读了出来。项目总监吴娈对他的非正式风格感到惊讶。

你知道,在这个节目之前,大陆综艺节目大多是《综艺大观》模式。主持人非常严谨,观众也很认真。然而,龙丹妮意气风发、自成一体的面部表情和浩如烟海的动作与传统综艺节目完全不相容。除了她糟糕的外表之外,领导对她的综艺节目不满意,建议她在幕后找一个美丽优雅的主持人仇晓来代替她。

这段经历让龙丹妮“很难平静下来”。回忆过去时,她甚至用“不幸成为制片人”来前后描述自己的处境。事实证明,当所谓的不幸降临龙丹妮时,它就变成了命运。

龙丹妮吸收了港台的各种元素,不断创新,敢于创新,挑战传统。1996年,《幸运3721》首次发起热线互动形式,让明星和观众一起振作起来。现在想起来,综艺节目中所谓“大众参与”概念的诞生实际上与龙丹妮密不可分。

20世纪90年代末,娱乐节目的收视率普遍低于10%,《幸运3721》的收视率一度超过60%。2001年后,她被提拔为湖南经济电视节目中心主任,先后制作了中国第一部大型真人秀《完美假期》、脱口秀《越策越开心》等节目。

龙丹妮的存在使大陆综艺节目继续跨越几个阶段。与其说龙丹妮是选秀节目的教母,不如说是大陆综艺节目的主持人。

与出生在技术班的龙丹妮相比,H

赚钱和独立与杜华密不可分。早在大一伊始,杜华就努力赚钱“养活自己”。后来,粉丝们授予的“商业天才”称号从这一刻开始出现。她曾经从南方带了一张3元一张的盗版光盘到北京,把价格提高到10元一张,并且曾经在一家公司做过调查员。那时,杜华总是自给自足,不想从家里得到任何钱。

在经历了艰难的早期工作后,23岁的杜华从8848电子商务网站跳槽到当时中国最大的数字音乐内容提供商华友世纪,担任华友经纪公司的营销总监和总经理,她的敬业精神也渗透到了她的所有专业工作中。《变形记》年,杜华回忆说,她直到怀孕第九个月才离开公司。在她分娩的前一天,她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要求她好好工作。躺在医院里的杜华只是回应道:“让我先把孩子生完。

这种斗争也可以从杨思维身上看到,他当时仍然是中国传媒大学的一名主任。她的战斗精神来自她坚强的表情和自我认同。

当龙丹妮和杜华没有直接参与艺术家的代理时,20岁的杨思维已经自愿加入了当时大陆最权威的代理人王京花,并进入橙天娱乐做宣传工作。尽管她当时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制作人,但在她看来,这家艺术家代理公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杨思维的第一位艺术家是孔伟。一天,孔伟参加了他生日的一个活动,杨思维说服组织者当场庆祝孔伟的生日。那次商业活动由范冰冰陪同,他当时不是女王。

第二天,以生日为契机,“孔威压范冰冰”的报道泛滥成灾。这种骚动给当时的范冰冰和杨思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决定了他们之间的命运。

2008年,离开华谊的范冰冰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她需要一个能战斗的人。她的第一反应是杨思维。两人一拍即合,杨思维加入了范冰冰的团队,头衔成了宣传总监。那一年,杨思维23岁。

龙丹妮吸收了港台的流行文化,23岁时创作了《幸运3721》来记录大陆综艺节目的历史。23岁的杜华进入了当时最大的数字音乐公司的中高级职位。这位23岁的女孩是三个明星制作女魔头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转折点。在同龄人仍然担心月薪数千元的工作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为大公司运营链中“闪亮”的螺丝钉。

李宇春、范冰冰和韩庚,你们人民创造的三个事业高峰。

虽然在普通人眼里,他们取得了同龄人没有的成就,赚了普通人赚不到的钱,但他们享受着不断发展自己价值观的过程。造星时代的发展和进步也让他们“雄心勃勃”。

在各自的造星生涯中,龙丹妮、杨天珍和杜华分别遇到了“贵族”。

2004年,《超级女声》开始了征兵时代。2005年,李宇春、周笔畅等人的出现在整个娱乐业引起轰动。今年的《超级女声》(Super Girl)改变了大陆音乐市场由港台歌手主导的局面,成为时代的绝对象征。

龙丹妮是写明星时代历史的“涂鸦者”。

但是《超级女声》比赛后,周笔畅和张靓颖都宣布在同一年取消与天宇的比赛。在接下来的“快男快女”比赛中,天宇逃跑成了常态。

2008年,选秀教母龙丹妮被任命为天宇传媒总经理,正式启动明星运营。出生于综艺制作人的龙丹妮,将文化遗产的概念带入明星运作过程:年轻的文艺人士李宇春,一小群不羁的音乐家曾轶可,孤独的灵魂歌手华晨羽,都是龙丹妮为他们找到的包装位置。

李宇春曾经是天宇的“定海神针”,在这里当了十年姐姐。2010年,当他选择在与天宇的五年合同到期后再次续约时,他公开表示与龙丹妮存在人为因素。

天宇期间,李宇春先后帮助龙丹妮成为《快乐男声2013》和《燃烧吧少年》的导师,为天宇注入了新的力量。甚至

杨天珍也非常善于扩大艺术家的特征,形成个人品牌。不同的是,龙丹妮更习惯于进入艺术家的内心,探索他们的文化特征。然而,杨天珍擅长塑造艺术家的形象和性格等观念。

杨天真对自己有非常清楚的了解。她知道自己没有创造的天赋,但是她可以成为一个好的协调者。所以杨天真地要求自己给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和生活安排的所有方面。

范冰冰离开华谊的那一年预示着明星工作室时代的到来,宣传总监杨思维是第一个单独与艺术家合作的团队成员。在范冰冰个人品牌的形成中,杨思维发挥了重要作用。

包装范冰冰最初是受杨思维女性粉丝称他为“叶凡”的启发。在网络环境不成熟的时期,风扇经济和自来水营销尚未形成。当杨思维听到这个名字时,他迅速做出了判断。在随后的工作流程中,“叶凡”的概念将被发扬光大。这在塑造范冰冰的个人形象方面起到了颠覆作用。

当时,范冰冰正面临陷入丑闻的困境,声誉严重受损。大多数外界的参考都集中在模棱两可的流言蜚语上。“叶凡”这个名字的传播,在过去给她温柔可爱的形象增添了许多浓浓的色彩,有效地实现了她个人形象的华丽转变,为后来“我是一个富有而强大的家庭”的宣言奠定了基础。

这个成功的包裹不仅给杨思维带来了肯定,也使她成为公众中一个非常精明和阴险的人。这让28岁的杨思维感到委屈和沮丧,强烈需要一种来自外界的认同感。她从不认为自己使用了任何不正当的手段。甚至自封为“天真”的小姐,试图用内心的纯洁、自尊去对抗这个世界。

当杨天真对自我定位产生怀疑和探索时,杜华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她的道路要困难得多。2009年,杜华五年老兵华友世纪被盛大收购。基于求生的本能,杜华决定为自己“寻找另一条路”。她花了20分钟寻找天使投资者,获得了第一笔风险基金,成立了乐华娱乐(Lehua Entertainment),并加入了艺术家经纪行业。

起初,乐华不生产偶像。其模式与天宇相似。它是一家集流行歌手经营、影视投资和演出策划于一体的娱乐公司。旗下有孟庭苇、陈豪和谢娜等艺术家。安佑琪和周笔畅都是超级女生,也相继签下了乐华。

不幸的是,大陆唱片时代在2010年后逐渐崩溃。乐华在天使之轮融资中获得的200万韩元很快就用完了。杜华甚至无法提供其雇员的工资。她一直很坚强,足以抵押她的房子。她不得不向朋友们求助,借了300万英镑暂时度过危机。

幸运的是,杜华在涉足明星行业的时候遇到了“大亨”韩庚。

2011年,杜华最终用明星股东的概念将韩庚包括在内,韩庚已经从韩国SM公司辞职。韩庚出生在韩国爱都,他建议杜华将韩国培养艺术家和工业流水线的模式引入中国。两人达成了协议。此时国内偶像产业也奠定了基础。

在成为魅力四射的女老板之前浪费的时间

在这位大人物的帮助下,这三个人的事业飞速发展。但与此同时,瓶颈期和焦虑也随着时代和行业的发展而袭来。

大约在2011年,杜华发掘了一批国内外的潜在学员,并在韩国接受了3-5年的学员培训。当时国内没有企业做这种事,所以乐华要想长期发展造星业务,没有必要急于求成。

三年后,由来自中国和韩国的五名成员组成的男性偶像团体优酷网正式亮相。杜华在微博上表示,如果优酷不受欢迎,她将退出娱乐圈,她的艺术家们会一个接一个打电话。

但是在韩国,优酷无法在巨大的偶像市场中脱颖而出。然而,在中国,歌舞偶像只有几个阶段。除了王一波,他在2016年加入《明日之子》,并作为主持人获得了一些声望,其他成员一直处于沉入大海的状态,直到飞行情报区

作为内地偶像产业深度培育的第一位试水者,杜华的“雄心”是将乐华培育成中国的SM。即使这条路很艰难,杜华仍然对在大陆开启偶像时代抱有如此迫切的希望。

杨天珍也渴望改变自己的职业。2014年,范冰冰的发展达到了稳定、坚实的阶段。对杨天真来说,没有更多的挑战。她想为自己找到更大的价值。结果,杨天真离开了范冰冰,成立了一心娱乐公司。

在公司成立初期,范冰冰仍然是杨乃德无法去除的标签。当时,杨天真非常抗拒谈论范冰冰,担心别人会把她在这个行业的所有成就归功于范冰冰的荣耀。她既担心又焦虑。

但作为公司的老板,杨天珍很少表露这些负面情绪,他暴躁的行为风格一直贯穿始终。她习惯于成为艺术家的领导者,成为他们的领导者和监护人。

易信娱乐艺术家宋佳曾经回忆说,在红毯活动中,作为一名新人,她不能带工作人员进入体育场。当杨奈在体育场外被保安拦住时,她决定从包里拿出一条闪闪发光的披肩,霸道地披在身上,对保安喊道,“别碰我!我告诉你,你别碰我!我是客人。”保安很震惊,什么也没说就让她进来了。

杨天真“包装”自己成为一个勇敢坚强的女人。看似完美无瑕的杨天真时刻让他的艺术家们感到一种安全感。但是她自己没有给自己这样的安全感。

另一方面,四十多岁的龙丹妮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冲淡了传统才艺表演的热潮。自2013年《天天向上》年以来,湖南卫视的选秀节目进入了瓶颈期,龙丹妮打造的品牌也变得荒凉。

为了出口新的文化知识产权,龙丹妮试图将天宇变成一家内容制作公司。2014年,天宇和央视合作制作了《快乐男声》,随后制作了在线综艺节目《嗨,2014》。尽管该节目的播出效果并不理想,但龙丹妮的“雄心”正在获得动力。她不愿意坚持湖南卫视的平台,想发展更大的事业。在“偶像”的第一年,“穿普拉达的魔鬼”诞生了,“当他们努力思考如何扭转局面,度过瓶颈期时,交通时代的到来给了他们新的价值。

杨天珍无疑是第一个获得偶像奖金的人。

2016年,回家两年的鹿晗选择加入“一心娱乐”。为职业演员服务了十多年的杨天珍第一次看到了交通流的力量。为了在回归中国发展后保持鹿晗的形象,杨天真通过粉丝运作保持了鹿晗和粉丝之间的粘性,通过多样化强化了鹿晗的“傻狍子”形象,从而提升了鹿晗的民族认同。

在中国第一代顶级交通的影响下,易信娱乐和杨天真的名声突然在业内崛起。

随着新世纪大门的开启,交通迷们提出了疑问和攻击。2015年,杨天真选择关闭微博评论。她不可能不受外界评论的影响。在众多粉丝心中,杨天珍已经与刘爱斗“亮相”。作为幕后老板,她必须为艺术家的一举一动和资源趋势买单,同时也有站在舞台前的压力。外表和性格已经成为粉丝们经常攻击她的地方。

所以年初,杨天珍录制了一个大型的工作场所秀《HI歌》,艺人和工作人员都对娱乐感兴趣。在节目中,杨天真真的站在舞台前,被数百万观众和数百万粉丝观看。她甚至说:如果腾讯必须做这样的项目,那一定是我们公司。

从幕后到前台,杨天真清楚地展示了她的行为风格,并试图通过主动曝光的方式向公众证明她是对的。不管不相干的人怎么告诉她,她都不能阻止她做出决定。

在聚光灯下,她悄悄地击退了一切。

龙丹妮开始在才艺表演中担任导师,他似乎也有同样的想法。

2017年,龙丹妮离开天宇传媒,带走了副总裁马浩和她创建的偶像团体X-9青年团,成立了哇哈哈哇。

龙丹妮创业后的第一场战斗取得了巨大成功。为毛泽东打造的品牌名称不容易衡量,强化了他对平凡而现实的音乐诗人的概念,使他成为2018年的一颗闪亮之星。

当被称为偶像第一年的2018年到来时,这样的胜利将进一步扩大。作为《我和我的经纪人》评选出的火箭女孩的官方运营公司,哇哈哈哇在市场上获得了更多的关注和关注。围绕着逆风快速上升、自力更生和独立的“火箭”概念,wow haw wow为少数人定制了系统规划包。在这一年里,合奏、音乐、多样性和背书的资源一个接一个地到位。

当“养女”一飞冲天的时候,哇哈的“女婿”和他的受训者严旭佳、夏之光和赵磊在《明日之子》年首次集体亮相。年纪最大的小站最近也通过网剧《消愁》大受欢迎。

然而,成就伴随着比往年多得多的批评。这股新的流动力量和米圈的席卷思想使龙丹妮的造星和栽培标准一直被粉丝们围困。在压倒性的质疑声中,龙丹妮的每一个举动都会被粉丝们解读。

幸运的是,龙丹妮担任了《创造101》的推星官,走到舞台前,站在第一线亲自挑选队员。虽然龙丹妮对运动员的评价和选拔标准对公众来说似乎不合理,但作为内容最丰富的老板,她似乎有着如此的自信,以至于其他人可以看到她是如何选拔候选人的,批评家可以理解她高于公众甚至艺术家苛刻的造星标准。“偶像”第一年的到来不仅仅是赢得了一个哇哦哇哦。杜华还利用时代东风向市场送去了一批受欢迎的偶像,使乐华成为公众逐渐熟悉的明星制作基地。

2018年,《创造营2019》和《陈情令》诞生后,中国娱乐市场进入偶像的第一年。几家偶像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拥有7年受训经验的乐华无疑占据绝对优势。其艺术家王一波和程霄分别在这两个项目中担任导师。比赛期间,乐华七、孟美岐和吴宣仪也逐渐成为炙手可热的新星。

但是作为偶像公司的老板,杜华也没能逃脱粉丝们疯狂的辱骂。骨子里骄傲而坚强的杜华永远不会向任何人低头。她总是稳操胜券,决心要赢。

当乐华娱乐完全奠定了偶像产业的基础,并在年轻时实现了自己的明星梦时,她甚至参与了曝光。从2018年至今,她分别拍摄了《明日之子3》和《偶像练习生》两组杂志电影,并将照片地图设置为她的微博和微信的头。有“黑粉”为她打开了超级词汇,并建立了支持俱乐部和粉丝站。杜华知道迪斯有这些,但她并不关心。

即使在今年4月,杜华也派他10岁的儿子参加湖南卫视的节目《创造101》。在现场,他的儿子赵孝国成了需要交换的青少年问题。当这个节目播出时,立即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然而,在舆论的浪潮中,杜华无动于衷,这个小男孩已经是YHMOORS集团的一员,成为镜头前的焦点,而不是曾经梦寐以求的母亲。

渴望成为主持人的龙丹妮,渴望成为明星的杜华,以及想以制片人的身份进入娱乐圈的杨天真,都以他们从未想过的方式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现在三个邪恶的女人,在时代的推动下,在偶像浪潮的帮助下,也完成了她们的明星荣耀,主动或被迫一步步走上舞台。

他们在闪光灯下的身份与《星际制造》的女老板同名。这可能不是他们最初的梦想,但他们自豪的明星地位不仅是满足他们最早自我出口愿望的有效途径,也有助于加强他们的品牌名称和身份识别。

公众的批评和公众舆论的围攻也帮助气氛变得越来越热。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作者并

youtube.com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