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南主山资讯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在今天的台湾,“统左派”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观察网:今天,一些年轻人可能不太了解像陈这样的革命者在台湾的红色历史。在这方面,你认为你应该如何更好地告诉年轻人这段历史?你在课堂上也有一些教学实践,你可以和我们分享。

林袁哲:因为这股红色力量毕竟不是台湾政治版图的主流,它被民进党压制甚至扭曲,所以这段历史不能很好的展现,年轻人不知道这些故事是正常的。

在我的《台湾媒体与社会》课上,陈先生的《无悔》将被列入我给同学的阅读清单。最后,当提交阅读报告时,许多学生也选择围绕这本书来写他们的阅读报告。我看了他们的阅读报告,发现他们最常用的句子是:“如果一个人在早上听到这个消息,他可能会在晚上死去。”他们都钦佩陈先生年轻时理解生命的价值,并赋予他生命不同的意义。当陈回忆起在监狱里看到其他囚犯被枪杀时,学生们被他平静的态度深深打动了。他以这些人为榜样,更愿意为自己的信仰献出生命。在这方面,我认为陈老的书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实现了革命开始的转变和转变。他用自己的人生故事向年轻人传达宝贵的经历和记忆。

陈明钟回忆说他看到他的同志死在监狱里。“夏潮联合会”提供视频信息

陈从日本占领时代到今天在台湾经历了各种变化。他的故事就像一部活生生的历史,提醒我们过去发生了什么。例如,像坐在老虎凳子上这样的事情,我们只在电视剧里看到,在20世纪70年代仍然发生在台湾,而且发生在老年人身上。

现在每个人都很关心台湾问题,但对台湾的理解往往局限于台湾主流的“蓝绿色政治”。当前的政治生态很重要,但了解这种生态的原因和影响也很重要。因此,我认为如果更多来自大陆的年轻人能够阅读陈老的书,了解台湾仍然有一段红色的历史,这对他们思考未来的两岸关系会很有帮助。至于如何向年轻人推广这些故事,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悔》的出版是一个好的开始。另一名在台湾服刑时间最长的政治犯林书洋尚未在大陆出版他的作品。我们需要继续努力。

观察网:陈先生是228事件和“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他一生所遭受的迫害完全可以驳斥各种关于“中华民国想象”的讨论。此外,还有一些历史论述将蒋经国描绘成一个同情底层、擅长经济建设的明智政治家。从陈先生的生平来看,你认为我们应该如何评价“两江时代”的台湾政治?

林袁哲:我想是的。国民党从台湾撤退后,蒋介石为了维护国民党,直接采取戒严来镇压混乱和实行高压统治。此外,蒋介石从台湾撤退、政治权力不稳定、对内战和国际冷战形势的残酷记忆等因素,使他在当时使用了许多直接和暴力的方法来维持政治权力。那时左翼的力量被完全压制了。

但是自从蒋经国掌权以来,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所谓对大陆的反攻是无望的,所以他所能做的就是维持他在台湾的“小朝廷”,这决定了他需要与台湾当地精英保持良好的关系。今天,当我们回顾这段历史时,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蒋经国时代的台湾政治是非常自由的,但我们应该看到,蒋经国开放戒严令和禁止政党的开放,多少是受客观形势所逼。台湾在20世纪70年代经历了经济繁荣,成为“四小龙”之一。这当然受国民党经济政策的影响,但也应该注意到,另一个有个背景的资本主义核心国家希望转移低端产业,台湾刚刚抓住了这个机会。

当然,蒋经国在台湾确实有一些成就。例如,他喜欢穿着便服四处走动。他依靠美国的援助来促进台湾经济建设的发展。他提拔台湾精英作为国民党统治基础的一部分。然而,这些只是表面的变化。整个国民党政权的性质没有改变,“反共”思想是一贯的。对蒋介石来说,“反共”的形式是对共产党的直接屠杀。对蒋经国来说,“反共”采取了另一种形式,即坚持脱离社会主义中国。今天的“台独”进一步主张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这种逻辑依然存在。

《民国想像》最大的问题是,持这种观点的人看到大陆的一些问题,会认为国民党是另一个可以形成对比的正面例子。这种幻想对台湾人来说似乎很荒谬。至少在七十年代以后,我们基本上不相信国民党的宣传。

蒋经国(右一)蒋介石和宋美龄的照片

观察家网:“228事件所带来的历史伤疤似乎今天仍然存在,民进党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偶尔会揭开这个历史伤疤。现在,台湾“左翼”人士对228事件形成了某种认知共识吗?

林袁哲:“统一左派”不是一个很严密的组织,所以每个人对具体问题都会有不同的看法。不过,我认为大家对228事件基本上都有一定的共识。国民党当局的腐败导致了一场民众起义,随后进一步发展成为一场悲剧。至于这种事件的性质,几乎没有争议。

“228”成了一个问题。除了它带来的历史伤痕,更关键的一点是台湾各种政治力量后来对此事强加了歪曲的解释。例如,国民党首先将其描述为共产党的煽动,导致事件失控,而一些民进党部队将其描述为“中国人屠杀台湾人”。

陈明钟先生曾在书中提到,根据他的记忆,有些人实际上在某次战斗中偷偷溜走了,但现在这些人会站出来说他们当时领导了这场战斗。这里的问题非常复杂。

可以说,“228”事件的真相不再是历史研究的问题。对“228”事件的历史解释实际上反映了台湾当前的政治力量平衡。

陈明钟先生回忆起他童年的精神历程。“夏潮联合会”提供了“观察网”:你刚才提到了台湾红色力量的消长。我们知道林书扬先生和陈明钟先生是台湾“左翼”最受尊敬的两位前辈。现在,两位先生都去世了。你能给我们分析一下台湾“左统一”运动的未来趋势吗?

林袁哲:在经历了20世纪50年代“白色恐怖”的一群老绅士中,林书扬先生和陈明钟先生是公认的领导人。他们有非常不同的个性和思维方式。例如,林书洋先生已经在监狱里呆了34年零7个月,没有和任何人争吵过。他是一个深思熟虑和严谨的人。然而,陈明钟先生是一个非常坦率和诚实的人,他在入狱的第一天就和别人打架。出狱后,林书洋先生主要负责劳动党的工作,而陈先生主要负责夏超联邦和土着部落工作队的工作。但是他们一直有着相同的理想和合作。他们两个总是为同一个目标而奋斗,这是非常有价值的。

目前,在短期内,台湾“统一左派”的力量并没有增长,特别是当“台独”的力量继续增长时。“统一左”的形势非常困难。最后,“台独”在台湾岛内不是问题。它实际上有更广泛的地缘政治背景,也与中美之间的游戏有关。因此,仅仅依靠“统一左派”的力量在岛上与“台独”竞争可能是非常困难的。

“统一左派”的存在有什么意义?我想也许“坚持己见”这个词可以用来概括台湾“左翼”的价值。工党、夏超联邦、人类出版社和原住民部落工作组在不同的立场上进行斗争,至少是为了让每个人都知道台湾的左翼香自日本占领以来没有被打破。“坚持自己的枪,等待援助”的“坚持自己的枪”不能理解为在斗争中坚持自己的枪,而是坚持自己的旗帜。“被援助”不仅是期待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也是期待台湾社会主义力量的复兴。

虽然台湾“左翼”势力短期内不大可能大发展,但每个人都会像陈老和他那一代人一样,继续前进,无论短期成败,都坚信自己的长远目标,努力工作,持之以恒。与此同时,每个人都尽可能在岛上发挥自己的作用。例如,工党参加了今年的“立法者”选举。在明年初的投票中,我们还将看到工党的政党投票选项。这也是工党第一次参加岛一级的选举。工党将从工人的角度发言,同时也主张两岸统一。台湾社会应该有一个更进步的变化,也许这是开始。回到搜狐看更多

http://wap.competitor.net.cn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