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南主山资讯网
日期归档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医保谈判后,歌礼制药-B(1672.HK)如何前行

11月28日,自卫生保健系统建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卫生保健谈判结果公布。根据国家医疗保险局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医疗保险目录,这次包括2709种药品,而2017年进口药品218种,出口药品154种,净增64种。其中,谈判达成70个新品种,平均降价60.7%,三种丙型肝炎药物降价85%以上,肿瘤、糖尿病等药物平均降价65%左右。

健康保险谈判的成功率也是历史最低的,不包括自愿退出谈判的9种产品。谈判的成功率不到60%,与上次80%的成功率相比,竞争非常激烈。

新医疗保险目录公布后,医疗部门集体撤退。a股医药板块29日市值蒸发逾700亿元,而香港股市也不同程度下跌。歌利亚制药有限公司(1672年。未能顺利进入医疗保险目录的香港)也出现大幅下滑。那么,在医疗保险谈判之后,高利制药公司将如何发展?以歌利亚制药(Goliath Pharmaceuticals)为代表的这群中国创新制药公司,尤其是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公司,将如何前进?

你为什么错过健康保险目录?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委员会的统计,2015年,全国约有1000万人感染丙型肝炎病毒,占全球感染的5.4%。其中,约有600万丙型肝炎病毒1b基因型患者。

治疗基因型1b丙型肝炎的四个方案,即高利达诺鲁比星钠联合长效干扰素方案、梅尔卡多西贝达方案、吉利夏范宁方案和艾伯维3D方案,已经进入国家健康保险谈判,证明了这四个丙型肝炎治疗方案的临床价值和药物经济价值已经得到国家遴选专家和咨询专家的广泛认可。

丙型肝炎基因1b药物的健康保险谈判是基于整个治疗计划总价格的竞争性谈判。四家中国公司、三家美国公司和四家美国公司参与了全国健康保险谈判,并独立报价。因此,所有四家公司都在国民健康保险愿意支付的范围内报价。由于国家健康保险局在创新药物谈判中首次引入竞争机制,四个丙型肝炎治疗计划中只有两个赢得了竞标。Golly对整体治疗计划的总报价,即达那韦钠的价格加上长效干扰素的价格,受到12周长效干扰素价格的限制,不进入医疗保险。梅尔卡多公司的西贝达计划和吉利公司的夏范宁计划已经进入丙型肝炎基因1b药物的名单。

接下来,举行了丙型肝炎基因非1b药物的医疗保险谈判。目前,国家批准的唯一非基因1b药物是吉利的普罗帕酮方案。通过正常谈判,普罗帕酮方案已被列入医疗保险丙型肝炎非基因1b药物名单。这意味着普罗帕酮只能报销给非基因1b患者(约占丙型肝炎患者总数的40%),其余60%的基因1b患者(约占丙型肝炎患者总数的60%)不能报销。

虽然歌利亚的丙型肝炎治疗计划这次没有被纳入医疗保险目录,但是没有人能忽视歌利亚在打破进口药物在中国创新丙型肝炎药物市场的技术和市场垄断方面的成功,阻碍了跨国制药公司的定价策略,为中国丙型肝炎防控和创新丙型肝炎药物的可及性做出了突出贡献。

Geli Pharmaceuticals ' Response Strategy

Geli Pharmaceuticals是一家多产品创新研发驱动的生物技术公司,专注于肝病领域,致力于开发与肝病相关的创新药物,以满足国内外患者的需求。除了这次对达诺鲁比星钠(GNV)的关注之外,戈里还拥有一种已经上市的新型乙肝药物帕罗西汀(paroxin),一种类似且最好的丙肝药物,接近商业化生产的拉维达韦(Ravida Wei),以及许多正在研究中的产品。例如,有

过氧化物酶素是一种改良的长效干扰素(人体天然产生的抗病毒蛋白),被批准用于治疗乙型肝炎和丙型肝炎,2018年12月,罗氏授予高利其市场领先的长效干扰素彼得罗欣(Petroxin)在中国大陆的独家营销权,原因是高利在中国肝炎领域拥有强大的开发能力和坚实的商业基础。这标志着中国在满足乙肝和丙肝患者需求方面又迈出了重要一步。这完全符合歌利亚成为中国肝病领域创新药物开发和商业化的全面领导者的战略。2019年,除了用丹那韦钠联合长效干扰素吡罗星全面促进丙型肝炎患者的治疗外,戈里还花费了大量精力,为以吡罗星为基础的优势人群促进乙型肝炎的临床治疗达48周。最近,吡罗星再次被纳入乙肝防治指南,主要患者临床治愈48-96周。新版乙肝指南指出,在治疗过程中,一些合适的患者应尽可能追求乙肝的临床治愈,将疗程延长至96周可提高治疗有效率。2020年,歌利亚将更加努力寻找更多乙肝临床治愈患者,因此保乐得的销售收入将大幅增加。目前,假释已经是医疗保险的乙类产品,报销率约为70%。

从以往销售来看,2018年6月获得CFDA上市批准后,2019年上半年GONOVAL(达诺比星钠)销售迅速,营业收入5535.6万元,同比增长109.9%,现已纳入浙江、天津、成都的基本医疗保险。

根据国家健康保险局的官方解释,此次谈判中成功谈判的药品全部包含在2019版国家健康保险乙类药品中,平均实际报销率预计约为50%。从丙型肝炎发病率高的地区来看,在二线和三线以下的城乡地区,GONOVAL(丹诺韦钠)仍有一定的市场,需要自费购买。

拉维达韦是同类产品中最好的普通DAA,以丙型肝炎NS5A为目标。拉维达韦和丹诺比星钠的联合用药是中国国内一家公司开发的首个丙型肝炎病毒治疗方案,该方案已在三阶段临床试验中完成,全部口服,无干扰素。公司已向NMPA提交NDA申请,并获得优先审批资格。

ASC22是首个用于治疗乙型肝炎和其他病毒性疾病的免疫疗法、帕金森病-L1单克隆抗体,并将很快进入临床二期试验。ASC22不同于其他PD-1或PD-L1抗体。它是唯一一种针对PD-1或PD-L1的晚期单克隆抗体。它是皮下给药的,在室温下具有稳定的药物性质。已从500多名有肿瘤指征的患者中获得临床安全性数据。它有望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免疫疗法,并为慢性乙型肝炎感染提供临床治疗。

在上周与投资者和分析师的电话会议上,高利表示,他有信心在2019年达到达诺瑞星钠和彼得罗欣的销售总额,预计达到1.6亿至1.8亿元人民币。高力进一步表示,2020年,尽管丙型肝炎市场面临巨大挑战,但丙型肝炎和乙型肝炎产品的总销售额有信心在2019年的基础上继续增长。

中药正在加速重组。该行业注重研发的成本效益。

医疗保险谈判的平均降幅超过60%。这不仅是为了消除制药利润中的“水分”,也是为了提醒从事创新药物研发的制药公司,现在是关注研发成本效益的时候了。

麦肯锡全球管理咨询公司《破茧成蝶:中国医药企业转型之路》年指出,中国制药业正处于新一轮发展的十字路口。重组和整合的新阶段即将到来。数字化转型将成为中国制药企业把握潮流、追求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过去三年,随着药品监管体制改革的深入,新药市场进一步加速。国内制药工业

麦肯锡数据显示,将2018年在港上市的国内生物技术公司与纳斯达克上市的生物技术公司进行比较,可以看出HKEx 2018年申请上市的管道数量已经超过了同期在美国开发的生物制药公司。

随着香港联合交易所和SciDev.Net为制药公司提供创新的融资方式,烧钱进行研发已成为无利可图的生物公司的正常运作。但是氪金的研发背后,选择了治疗领域的哪条轨道以及市场竞争环境如何,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葛隆辉注意到市场对生物技术公司的关注也开始改变。从最初看产品管道的数量,到市场空间格局,逐渐注重研发效率、性价比,公司是否会动用刀片上的每一分钱。GNA(达诺鲁比星钠)从印度到NDA只花了33个月就获得批准,显示了GLI在R&D的效率。高力制药过去的年度报告数据显示出卓越的成本控制,这是高力的核心优势。

小结

无论是“4/7”还是医疗保险的调整,政策的正常化也给医疗部门带来了更合理的投资。降低医疗保险创新药物的价格是患者的喜事,也是中国医药企业鼓励转型制造创新药物的必要举措。从中国制药到中国创造,我们不仅要生产印度药,还要生产高质量、高价格的好药。在这背后,需要的是不断研发创新的制药公司。

然而,应该注意的是,正如俗话所说,羊毛来自羊。为了成功“量换价”,不仅需要一流或一流,还需要性价比高、成本低、疗效好、商业转化率高的创新药物。

虽然歌坛的丙型肝炎药物GONOVAL因长效干扰素的价格限制而未能成功进入健康保险,但目前市场上仍有自费领域,没有必要太担心。Paroshin已经是乙类医疗保险产品,其销售收入将在2020年大幅增加。

作为自HKEx重组以来第一家无利可图的生物技术上市公司,歌利制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从产品的第一次定价到第一次商业销售,他们敢于成为食蟹者。我希望这批以戈里为代表的中国新药研发企业能够克服短期挑战,充分发挥其核心研发优势,加快后续产品上市,实现医疗保险准入,重建中国创新医药产业的信心!



卑南主山资讯网 版权所有© www.42ubik.com 技术支持:卑南主山资讯网 | 网站地图